深度追蹤

南歐再次擾動,會否影響歐元區表現?

時序進入六月,夏季來臨、艷陽高照,歐洲南部卻捎來兩件足以衝擊歐盟政經情勢的大事,先是義大利極右派「聯盟黨」(The League)與民粹政黨「五星運動」(Five Star Movement)支持的新政府,提名歐元懷疑論者薩沃納(Paolo Savona)出任財政部長,使得議論不斷—這是否象徵著義大利出現有史以來第一個反歐盟政府、甚至成為下一個脫歐國家?

2018年6月14日

作者:程予甯

時序進入六月,夏季來臨、艷陽高照,歐洲南部卻捎來兩件足以衝擊歐盟政經情勢的大事,先是義大利極右派「聯盟黨」(The League)與民粹政黨「五星運動」(Five Star Movement)支持的新政府,提名歐元懷疑論者薩沃納(Paolo Savona)出任財政部長,使得議論不斷—這是否象徵著義大利出現有史以來第一個反歐盟政府、甚至成為下一個脫歐國家?

接著,西班牙議會通過「不信任投票」,罷免曾帶領西班牙度過歐債危機而備獲讚譽的親歐總理拉霍伊(Mariano Rajoy),原因是其所屬的人民黨近來傳出貪腐風暴,社會勞工黨黨魁桑傑士(Pedro Sanchez)將擔任新任總理,意味西班牙政府走向左派。

這場「南歐之亂」引起全球關注:歐元區危機是否將要捲土重來?投資人又該如何思考?

西班牙整體經濟穩定,義大利債務攀高影響歐元區

施羅德銀行股分析師畢斯克(Justin Bisseker)與資深歐洲經濟學家桑加納(Azad Zangana)隨即撰文探討歐元區可能面臨的市場波動。事實上,西班牙市場顯得頗為平靜。從政治面來看,桑傑士的政黨相對依賴其他黨派的支持來推動任何重大變革,因此普遍擔憂不大。從長期經濟面來看,西班牙經濟近年來強勁成長,年度赤字上表現也持續進步,債務更不會是個問題。

「相對西班牙,義大利政局為歐元區帶來的衝擊更值得關注,」桑加納點出。直至6月8日,義大利的股市與債市雙重下挫。從總體經濟面來看,該國目前公共債務高達2.3兆歐元,是希臘的七倍、也是歐元區排名第一。身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,義大利很可能需要向其他國家借款以紓困危機,而歐洲中央銀行可能會因此需進行資本結構調整(recapitalisation),對歐元區的衝擊也可能隨之而來。

畢斯克也補充,隨著義大利政局動盪,義大利10年公債殖利率和德國公債殖利率的利差逐漸擴大,對歐洲許多銀行資本造成衝擊,持有義大利債務的銀行不免收到拖累;在市場借貸成本隨國家主權成本上升的情況下,義大利銀行的淨利潤難免受到下滑影響,如果投資人選擇收益率較銀行共同基金產品高的義大利公債,可能面臨壓力。

歐洲QE退場不至於受影響

至於各界紛紛議論:南歐的政經動盪將會不會打亂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(Quantitative easing ,QE)佈局,將其延後到今年九月之後退場?桑加納分析,身為義大利人的歐洲中央銀行總裁德拉吉(Mario Draghi)的可能做法,是傾向強調QE政策將不會被用來紓困義大利的經濟困境。

畢竟,歐洲央行對於QE政策目的是對抗通貨膨脹危機、而非紓困特定政府的立場一向相當明確。尤其今年5月,歐元區年度通貨膨脹率升至1.9%,已達到歐洲央行所設定將加快腳步終止QE政策的水準。《路透社》報導,德國總理梅克爾在義大利新政府成立隔天就表示:「歐盟不會成為債務共享的集團。」意味著歐盟不會協助義大利處理債務危機,即使歐洲央行未來可能以其他政策工具來協助紓困,目前看來並沒有任何動作。

那麼投資人的焦點應該放在哪?畢斯克建議,隨著義大利新政府成定局,先前帶來的市場波動將趨於穩定,投資人不妨注意義大利政府是否會要求提高風險溢價、使得其債務出現「滾雪球」效應。不過,預計會有來自各方的機制阻止這樣的結果發生。